柴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柴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东方与西方相遇在长城

发布时间:2021-01-07 22:27:38 阅读: 来源:柴油机厂家

今年3月,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偷闲朝觐了一下北京慕田峪长城。沿登山步道拾阶而上,先进到慕田峪长城第8号敌楼,一路迤逦向西北,攀过一段陡坡,最后登上第20号敌楼。

倚着第20号敌楼的高墙,我喘着粗气,跟身边两个汗流浃背的老外聊天。其中一位金发中年男子,来自英国,现在北京一所农业学院教英文。他告诉我,英格兰也有一段古长城,只是规模比中国长城小很多。另外一位头发斑白,看上去快到退休年纪了,是个美国人,住在中东迪拜。他说,金融危机把迪拜害苦了,当地人的财富普遍缩水了三分之一到一半。

我举目四望,长城内外,残雪未消,百草枯黄,春风不度,唯有高处山脊上“忠于毛主席”几个大字分外白净。第20敌楼上,只有我们仨闲庭信步,漫话古今中外。

突然间,我意识到一个巧合:我们三个小老百姓背后,各有一个帝国剪影。金发中年男子背后,站着的是大英帝国,曾经辉煌如日不落,如今已夕阳西下。斑白头发男人背后,站着的是美利坚合众国,当今的世界霸主,正在表演债务高台走钢丝的绝活。在我身后,中央帝国的背影已远去,一个崛起的新国度正走向世界舞台中央。

三大帝国的三个小老百姓,3月邂逅在慕田峪长城第20号敌楼,这样戏剧性的巧合降临在我身上,犹如一道闪电,刹那间照亮了长城内外的数千年往事,令人百感交集。

遥想当初,先朝先辈修长城的时候,想必是举国动员,集中力量办大事。从秦始皇一直修到朱元璋,修了毁,毁了修,修了再毁,毁了再修。公元六世纪中叶,北齐在慕田峪筑长城;过了一千年,到了明朝,名将谭伦、戚继光还在慕田峪搞长城深加工工程。世界第七大奇迹就是这样炼成的。

修长城最初的目的,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国防,御敌于城墙之外,令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马。古时候技术落后,生产资源和生产力有限,你抢我夺,筑墙自保不失明智。但是,从实际效果来看,筑长城除了劳民伤财、造成王朝的自我封闭以外,从未能阻断异族挺进中原的步伐,从未能挽救任何一个王朝逃离覆亡的宿命,也从未真正隔绝中外各民族之间的交流。

罔顾生民多艰、穷兵黩武不惜闹到财政山穷水尽的帝王将相们,大约至死也没有意识到:筑城者,必为城困,终为城亡。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千百年之后,全球化、网络化的大潮,会以排山倒海之势,超越国界、种族、宗教、意识形态等种种藩篱,将世界紧紧融为一体。曾经金戈铁马的中国古长城,已悄然化身为世界文明交流的胜地。

遥想当初,大英帝国携工业革命之威力,倚仗船坚炮利,海上叩关,武力撬开清王朝大门,逼迫清政府签下种种不平等条约。而美利坚合众国也不遑多让,胁迫清政府“门户开放,利益均沾”。那时候,谁能想得到,由于过度扩张,不过百余年光景,“日不落”帝国就土崩瓦解?谁能想得到,由于挥霍无度,不过几十年光阴,山姆大叔就倍觉“钱”景凄凉?谁又能想得到,卧薪尝胆的中国人会在21世纪咸鱼翻生,出演金融危机拯救者的关键角色?

回首长城内外的数千年往事,我发现,文明的兴衰、时势的消长,其实就是一部筑墙派与凿墙派博弈的历史,就是一部凿墙派迂回前进、筑墙派负隅顽抗的历史。筑墙派总喜欢在国与国、种族与种族、宗教与宗教、意识形态与意识形态之间筑起高墙,优此劣彼,是右非左,人为制造隔膜鸿沟。在他们眼中,主义、肤色、教主、特殊利益集团远比老百姓的福祉更重要。凿墙派则不然,他们挑战一切既得利益和不合理的社会秩序,追求机会均等和社会公义,有时不惜以破坏者、革命者的形象出现。

无可否认,筑墙在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万里长城永不倒就是明证。凿墙在中国也从不寂寞,长城屡修屡毁也是明证。不过,令人振奋的是,在与筑墙派持续数千年的拉锯战中,中国的凿墙派在最近30余年间,总算占据了上风。改革开放大江东去,全球化、网络化势不可挡,终于为中国凿出了一条通往民主文明富强的坎坷大道。

世人注意到,在国际舞台上,以中国为代表的凿墙派正在加紧行动,要求改变不合理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特别是要求美国改变不负责任的财政货币政策,重建国际经济金融新秩序。而以美英等国为代表的筑墙派,因为深陷金融危机泥潭,左支右绌,只好不断变换花招,不时祭出贸易保护、施压人民币升值等议题,希望能筑起一道道高墙,阻滞中国前进的步伐。双方的攻防虽然暂时未见分晓,但是,可以断定,筑墙者终究难逃为墙所困的命运。摆脱困境的唯一办法,就是拆墙,睁眼面对现实。

其他为了一国、一党、一派、一己之私而昧于大势、在全球化、网络化、民主化道路上生命不息、筑墙不止的筑墙者,若要免于困境,又何尝不应该睁眼看现实,停止筑墙,乃至主动拆墙呢?君不见,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站在慕田峪长城第20号敌楼上,金发英国中年男子、斑白头发美国男人和黄皮肤黑头发的我,三个名副其实的“骑墙派”,冷眼旁观凿墙派和筑墙派的角力,抚今追昔,相逢一笑,恩仇尽泯。

大约一个世纪以前,英国作家吉卜林曾在诗中咏叹:“啊,东方是东方,西方是西方,二者永不相遇。”世事莫测,睿智如吉卜林者也无法预见到百年之后慕田峪长城这一幕。如果泉下有知,诗人也许会再度咏叹:“啊,东方还是东方,西方还是西方。二者终于相遇,在中国长城。”

重庆哪家医院的皮肤科好

重庆女性生殖器疱疹专科医院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灰指甲的治疗方法为大家详述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灰指甲轻微的症状 灰指甲的危害

济源哪个输卵管堵塞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