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柴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页岩气一个新能源的新时代-【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15:34 阅读: 来源:柴油机厂家

页岩气:一个“新能源”的新时代

中国页岩气网讯:近年来,我国传统能源对外依存度逐年上升,2010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达到53.8%,煤炭净进口量约1.46亿吨,同比增长近41%,逐年增大;同时,我国天然气消费需求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煤炭和石油,天然气供需矛盾突出,2010年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11.7%。在当前煤炭面临环保压力、油气对外依存度高企、核电公共安全突显、新能源并网遇阻的大环境下,加快开发页岩气的开发及利用对保障能源供应安全意义重大。

页岩气勘探开发具有与常规天然气不同的特征

页岩气是指赋存于有机质泥页岩及其夹层中,以吸附或游离状态为主要存在方式的非常规天然气,成分以甲烷为主,是一种清洁、高效的能源资源。

页岩气开发具有单井产量低、采收率低、投入高、产量递减快、生产周期长等特征,这就使得页岩气只有打大量的气井,通过接替生产以产生规模效应后才能形成稳定的投资回报,开发初期和单井小规模难以形成稳定的投资回报。

“可见页岩气产业化开发的有效模式是形成规模化采气,这也就使得页岩气开发在核心技术、投资需求、监管模式、风险特性等方面都有不同于常规天然气发展规律,”中国能源网分析师张葵叶说。

页岩气矿种不明确带来开发争议

我国《矿产资源法实施细则》中明文规定的171种矿种中并不包含页岩气,并且页岩气也未被纳入1998年国务院颁布的《矿产资源勘查区块登记管理办法》(240号文件)文件与2006年国土资源部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矿业权出让管理的通知”(国土资发[2006]12号)文件中。

“这就造成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存在事实上的无法可依与矿种划分不明确等问题。”张葵叶说,“矿种划分的不明确影响页岩气资源勘探开发的区块矿业权登记,带来国内市场对页岩气开发投资主体及开发模式的较大争议。”

页岩气独立矿种属性界定具有重大意义

本次国务院将批准页岩气的独立矿种属性将对促进中国整个页岩气产业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按国务院指示精神,考虑页岩气自身特点和中国页岩气勘查开采进展以及国外经验,国土资源部将页岩气按独立矿种进行管理,引进多种投资主体,制定相关支持政策,推进页岩气勘查开采进程,尽快实现中国页岩气规模开发,有利于缓解中国油气资源短缺,提高天然气供应能力,有利于改变中国能源结构,增加清洁能源供应,形成油气勘探开发新格局。

现阶段投资页岩气产业需警惕六大风险:

面对页岩气探矿权招标与未来我国页岩气产业可能的快速发展,市场投资主体还需谨慎对待。事实上,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及利用还亟需在管理体制、产业政策、核心技术、价格机制、成本及经济性,以及环境监管等方面寻求尽快突破,如果这些问题不尽快解决,将给市场主体投资页岩气产业带来较大的风险。

资源勘探风险

目前,我国页岩气资源家底尚未摸清,国土资源部还没有对页岩气资源进行全面的勘察与评估,现有页岩气资源量及主要分布区域也基本上是依据美国页岩气地质资料或国内天然气地质资料类比估算的,我国到底有多少页岩气资源量还需要经过慎密的勘查、取证及评估。所以,现阶段在全国页岩气资源家底不清的情况下,投资页岩气资源及勘查的风险也比较大。

同时,地下矿产资源勘探本身就是一项高风险、高投入的经济活动。据专家介绍,我国常规油气钻探出现干井或是不具经济开发价值的油气井非常多,早期油气钻探的失败率高达40%。埋藏更深的页岩气勘探开发更是高风险行业,投资开采风险比较大。

技术研发及技术合作风险

目前,我国在页岩气资源评价和水平井、压裂增产开发技术等方面,尚未形成核心技术体系,且不掌握页岩气开发的成套技术,部分关键核心专利技术基本上都掌握在美国企业手中。所以,拟介入页岩气产业上游勘探开发的市场主体在页岩气产业初期要么开展自主页岩气开发技术研发,要么与油气开发的技术服务主体开展技术合作。

但是这在目前我国油气技术服务和工程队伍服务市场化不健全的情况下,无论是哪种方式都将面临技术研发与技术合作方面的风险:倘若市场投资主体进行自主技术研发,就需要加大自身页岩气勘探开发的技术研发及创新投入,而大量研发资金的投入可能为短期内实现经济效益,带来技术投资风险;倘若市场投资主体选择对外技术合作,则存在合作方技术水平不能达到特定页岩气区块勘探开发技术要求的风险,也将可能面临涉外商务合作、谈判,以及技术本土化适应性等风险。

勘探开发成本经济风险

页岩气开发的经济性与常规油气田截然不同。一方面,页岩气由于初始产量较高,所以页岩气井的前期投入能够很快收回,但是为了维持产量,需要持续提升稳定投资建造新井,这就需要投资主体及开发主体有持续的资金投入与支持。另一方面,由于页岩气地处地层深层,不同地块的埋深不同,而埋深增加带来的勘探开发成本增加是呈指数级别增长的,这就对页岩气开采商的持续资金实力提出挑战。

以美国最大的马塞勒斯页岩气田为例,该页岩气田由于泥质岩层巨厚,有8-80米,埋藏深度700-3000米,所以为开发该气田,页岩气开采商需要钻探10-22万口井,每口井的价值大概在300万到400万美元之间,这样仅用于钻井的投资至少为3000亿美元,或者说每开采1000立方米的页岩气就需要向钻井投资197美元。

据专家介绍,我国页岩气地质条件可能比美国更加复杂,且目前国内已有页岩气井也大都是参数井,具体的勘探开发成本构成不是很清晰。

市场应用价格风险

目前,我国页岩气产业尚处于起步阶段,国家还没有出台页岩气市场应用的定价机制。据专家预测,未来我国可能会参考常规天然气定价机制。但是在我国常规天然气领域,天然气井口气价非常复杂,且天然气井口价与城市燃气价格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严格管控,不仅造成我国工商业用气价格偏高,民用气价格严重偏低的问题,而且出现相同热值情况下,天然气价格远低于煤炭价格,根本没有体现出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的价值与天然气规模化应用的市场竞价。

页岩气产出后作为天然气的一种,如果继续沿用现有天然气定价管理体制,不仅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的经济性难以实现,而且页岩气应用市场的建设也将难以开启,这都将影响投资页岩气产业的经济可行性,加剧投资经济性风险。

此外,国际油气、煤炭等其他能源价格的变化及波动,也将会影响页岩气开发经济性,从而带来投资风险。例如,在美国,受页岩气规模化量产带来的本土天然气价格下降,已经使得一些页岩气开采商的勘探开发活动变得无利可图,甚至出现巨额亏损。

政策风险

目前,我国页岩气勘探开发及市场应用的相关法律政策,以及页岩气产业发展规划及战略需求还没有明确并公布。虽然此次将页岩气列为独立矿种管理,但是,我国在页岩气产业发展在具体操作层面上,如矿业权管理、市场准入门槛及标准,以及相关税收和补贴政策等方面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尚缺乏法律层面的确认与政策依据。

在当前国内页岩气勘探开发成本较高、页岩气市场应用条件尚不完善的情况下,页岩气勘探开发及利用相关政策上的不确定性必将加剧投资页岩气产业的风险,更是给不具备矿产资源勘探开发资质和经验的华电集团带来极大的政策投资风险。

环保因素

近年来,油气资源开发的环境问题已经日益引起人们的重视,尤其是继BP墨西哥湾漏油、日本福岛核泄漏,以及中海油与康菲公司合作的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之后,国际更是谨慎对待油气开发的环境问题。已有油气开发的环境事故与环保因素已经给各投资方与开采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与企业名誉损失。

目前,美国页岩气开发也正面临环境方面的争议。《Gas land》纪录片报道的各种问题及引发的顾虑,已经在美国国内引起政府、研究机构、开采商、环境保护主义者、以及居民等各方主体对页岩气开发环境影响的广泛关注与争论。针对页岩气开采引发的一系列争论及对潜在环境问题的担忧,美国联邦政府正试图通过修正部分法律来实施更加严格的管制,并要求页岩气开采商加强环保投资及解决方案。

我国页岩气开发刚刚启动,尚未出现环境问题及事故,但是我国政府已经对页岩气开发的环境问题表示关注,不排除未来国家对页岩气开发实施严格的环境监管,环境方面监管政策的变化也亟需引起市场投资主体的关注和重视。

加速器

蜜蜂加速器

软件加速器用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