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柴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是抓谎达人吗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1:06 阅读: 来源:柴油机厂家

你是抓谎达人吗

你认为以下表情背后的真实情绪是什么?

轻微悲伤:

如果你想到了任何其他的相关词,忧郁、沮丧、失望,那也是对的。这个表情的显著特征是上眼睑下垂。有时候疲劳和困倦也会出现这样表情,这是因为悲伤和困倦都会导致上眼睑下拉,但疲倦通常还伴随目光涣散,偶尔的哈欠或摇头。

厌恶:

注意别和生气类的情绪混淆,比如恼怒。识别的基本线索在于肌肉轻微收缩而导致鼻子和眼睛周围起皱。

轻微悲伤:

这一次的表现是嘴唇轻微下拉到唇角,请对比图1中的嘴唇,那是放松的正常状态。悲伤可通过上眼睑或嘴唇,或两者共同表现出来。

轻微的快乐:

高兴、很好、感觉不错等等统统适用。请对比本图和图1中的嘴唇。

高度克制或非常轻微的生气(烦躁)或下决心:

只通过轻微挤压而收缩的嘴唇这一单一线索,你无法下结论。但即使是模糊的你也不能忽略它。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一旦发现它,你就可能根据当时的情景或当事人说了什么而判断出这是生气还是做出决定。这也是生气的最初信号,你可以在事情变得没法收拾之前调整自己。有时候,这样的表情会在当事人意识到自己已经生气之前发生。

轻微或高度克制的恐惧:

最常见的错误是把它看成厌恶的信号。识别恐惧的线索是嘴唇的轻微伸展。有时候,在一个人并未感到害怕,而仅仅是描述或想到了他的恐惧时刻,也会表现出这种微妙的恐惧表情。

厌恶:

这一次要看的不是眼睛和鼻子,而是轻微提升的上嘴唇。这样的表情也可表达轻蔑。

心烦、不快、痛苦、困惑:

皆有可能,所有这些都和不能达到目的所引发的生气情绪相关。这种表情背后还可能是高度克制的愤怒。降低的眉毛和拉紧的下眼睑是生气的信号。

掩盖生气:

嘴唇表现出高兴,眉毛却不配合这是生气的眉毛。这可能是试图用微笑掩盖气愤,也可能是生气和高兴的混合或是愉快与困惑的混合表情。请比较一下,此图里的眉毛和图8一样,只是动作更剧烈了一些。

恐惧、惊讶,或仅仅是注意力集中:

单靠上眼睑提升这一线索很难确定。如果是害怕或者惊讶,这既可能是感觉轻微也可能是强烈情绪的高度克制。

克制的愤怒、非常轻微的烦恼或者对某事忧虑:

当眼睑变得紧张,那当时的情境将有助于你正确理解一个人的情绪。

苦恼、忧虑或克制的恐惧:

眉毛的形状是这些情绪最可信的标志。

克制的愤怒或烦恼:

线索是下巴,它向前伸了。下眼睑也有轻微的紧张。

轻蔑、得意或倨傲:

一侧嘴角收紧表明了这些相关的情绪

尼克松:不高明的说谎者

尼克松不是第一个撒谎的总统,但是第一个因为撒谎而丢掉宝座的总统。原因很简单,过去的总统撒谎多半是为了遮羞,罗斯福吹嘘自己每分钟能读1200个词,因为他没有一个强健的体魄。杰斐逊不认私生子,是因为那是跟女黑奴生的。

只有尼克松,他撒谎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打败民主党,他派人安放窃听器,这就践踏了游戏规则。

我今晚在此向大家保证,我会尽力确保此案得到公正的审判。去除政治圈多年来的恶行。这是非法入侵民主党总部的水门事件发生后尼克松的公开电视讲话。

根据保罗埃克曼对撒谎者的研究,即使是最好的撒谎者也可能会有一些破绽,或者至少是一些可以拿来分析的线索。时隔多年之后,我们不妨把这位前总统重新利用起来当我们的小白鼠,分析分析尼克松当年的停顿、语调、语气和表情。

有的撒谎者会有比较明显的标志,比如停顿,过长的停顿,在转折期间的停顿,和连续出现的停顿,都可能是撒谎线索,不过尼克松在做上述表态时,没有太明显的停顿,类似地,他语调没有特别升高和降低,语气没有负面的情绪。甚至于表情上,他虽然偶尔会浮现出一些负面的表情(这种表情往往是转瞬即逝,需要慢放才能看出来),但这些也不足以让我们怀疑他在撒谎。

露出明显马脚的是他的肢体动作,尼克松表态的时候,眼睛几乎很少正视正前方的镜头,几年之后,当尼克松接受英国主持人弗罗斯特的专访时,他仍然存在这样的行为,他很少去和弗罗斯特进行眼神交流(在专访开始之前,他通过嘲笑弗罗斯特皮鞋女性化的方式已经在气势上压倒了对手),按常规分析,这样眼神的人往往智力超群,但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问题是并非尼克松不爱看镜头,而是在于尼克松表达自己无辜的时候,不断地看讲稿,尼克松在美国的历任总统中,智力水平绝对能排进前十乃至于前五,又是律师出身,这样一个简单的表态要不断地看讲稿,实在惹人生疑。

如果当时的摄像师能多给一些中景的话,也许我们还可以多分析一下尼克松的肩膀和手部的动作,这上面往往可以出现他的感情表达,遗憾的是,这段录影一直拍摄的都是尼克松的大脸。

尼克松长于辩才,在1959年作为副总统访问莫斯科时,他就曾经和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进行了著名的厨房辩论,当时他言辞锋利,甚至还伸出拇指点指赫鲁晓夫的胸口,这是一个带威胁性质的肢体语言。

但他的撒谎本事远不如他的口才,因为美国的文化就是如此:当总统要完美,要诚实,总统犯错误,是要被弹劾的。

尼克松撒谎时是知道这样做的严重性的,可能付出的代价和羞耻感让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完全平静。

克林顿:三次不认莱温斯基

《圣经》上有这样一个故事:耶稣对彼得说,你会三次不认我。彼得坚持认为不会,结果耶稣被罗马人抓走,有人认出彼得是耶稣的门徒,彼得果然三次说自己不认识耶稣。

这是古老的传说,耶稣最终原谅了彼得,彼得也在几十年后殉道。这件事说明了西方伦理中的两条规则:一是年轻人在有活命压力下说谎,不会被过多责怪。二是作为有信仰有担当的成年人,还是应该避免说谎,哪怕牺牲自己。

克林顿的问题就在于他本来应该是全美国那个最有担当的人,却不幸三次否认了自己做过的错事。他至少三次公开否认了和莱温斯基的性关系。

克林顿的专业是外交学和法学,又担任州长等职务多年,撒谎起来并不易被抓到,但美国公众的伦理标准就是如此,普通人可以在性方面开放一点,公众人物,特别是总统则必须要是道德楷模,所以当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丑闻被曝出的时候,他特别紧张和羞耻,除了撒谎外几乎无路可走。

克林顿的一次公开表态几乎可以当作抓谎者的完美教材,他神情不安地左顾右盼,逃避镜头,然后说:

听着,我可能只说一次。(这对我来说实在太痛苦,我不愿意多说。)

我与这个女人,没有性关系。(强调点出性关系,而不是说两人本该有的工作关系,这种意外的强调注定是露出马脚。)

在眼神游离的同时,克林顿的手非常不安,他用一根手指对自己的话语进行强调,指向前方和上方,这是一个典型的撒谎者常用手势,虽然出现该手势未必一定证明此人在撒谎。

其实耶稣早就在《登山宝训》中提到过:你们不能指着天起誓,因为天是上帝的座位;不能指着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更不能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君主的都城。你们也不能指着自己的头起誓,因为你们什么都不能改变,起誓没有用处。一只手指点着强调自己的观点,往往就是说明该人试图进行与起誓类似的活动,也就是说,掩盖自己在撒谎。

和职业政客、受过外交训练的克林顿相比,有些官员在掩饰的时候显得要笨拙得多。医生出身的前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SARS疫情严重的2003年4月初曾经作客央视的新闻访谈类节目,当时他宣布说,SARS疫情在控制中,病人已经基本上治愈出院了。

张文康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用了许多零碎的动作,和平时的他相比,手势出乎意外地多。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他的这番话并非真相。

新民西装订做

金州订制西装

崇左工作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