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柴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7:47 阅读: 来源:柴油机厂家

夜幕垂下,督军府依旧沉浸在一片喜乐声中。

张妈合上窗子冲着一旁正看书的韩黛说:“夫人真不上前院瞧瞧!今儿可是督军大喜的日子!夫人身为正房,怎能如此屈就自己!好歹也让六姨太给您敬杯茶才是!”

韩黛闻之微微一笑,搁下手中的书,不时娥眉一拧。

“他结婚我凑什么热闹!”

说时人已站起。

削肩细腰,宽大的宝蓝色大襟裙已不衬身,不免让人觉得她有些瘦弱。

白晳脸上,一双灵灵水眸淡笑嫣然。眉如远黛间让她看起来十分水灵精神。只是她时不时蹙紧眉头,隐约间又萦着股若有若无的愁绪。

韩黛入督军府已有五年,从少不更事的年华少女,逐渐变成熟。

她十七岁就嫁给李琝志,成了李琝志的续房,姐姐韩欢妍是李琝志的原配夫人,死得早,在李琝志还是个参谋时就已病死。

父亲瞧着如日登天步步高升的李琝志,便将尚在读中学的她嫁给了李琝志作续房。

父亲本以为有了李琝志这座靠山,韩家根基扎得更稳,哪知这李琝志压根就是个心狠手辣不念旧情之人。

结婚第一年,李琝志一口气并吞西北三省,韩家兵败如山,一夜间韩家两父子双双被擒,弄得家破人亡。

韩黛求李琝志放过他们,李琝志说什么都不肯。

韩黛至今都忘不了父亲临死前对她说过的话:“李琝志心胸狭窄卑劣狡诈,黛儿若有机会就离开,早些逃离他,离他越远越好!为父对不起黛儿,竟将你的终生托付给了这种卑劣小人!”

父女俩哭成一团。

李琝志派人过来带父亲和哥哥执刑时,韩黛竟那般无助,眼睁睁看着父亲和哥哥相继倒在血泊中。

那一刻她好恨自己,好恨李琝志。她想过死,却又觉得不能这么一走了之,李琝志与她有杀父弑兄之仇,这仇若不报她这一生都不会安心,父亲和哥哥也死不瞑目。

不久韩黛发现自己怀孕了,身为女人本都会高兴,可她却半点高兴不起来。想到肚子里竟怀着个仇人的孩子,她哪里还有半丝快乐。

她瞒着所有的人去给父亲和哥哥祭拜,哪知回来路上,遇上车祸,孩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没了。

她本以为这样最好不过,若真要她动手拿掉孩子,她或许还下不了这个手。

可事情被李琝志得知了,气得想掐死她。

“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你就是不想替我生孩子!”

她冷笑:“是又如何?你也配当父亲!”

这话激怒了李琝志,他气得拿枪指着她的脑门说:“韩黛你有没有心?这也是你的孩子!”

她微微一怔,满嘴都是苦味,却不想在他面前示弱半分扬嘴笑道:“因为是你的孩子,所以我不要!”

李琝志气得额上青筋暴突,持枪的手都在抖,扳机一扣,子弹被推上膛,吓得屋外的副官赶紧冲进屋劝二人。

“大帅!冷静些!夫人刚刚小产,怕是在气头上!”

韩黛抿嘴一笑:“我倒是希望你一枪打死我!有种你就真开枪!”

说时她闭上眼,尽将脑门往枪口上凑。

李琝志被副官这番一劝,真冷静了下来,将枪往腰上一插,冲着一脸等死的韩黛说:“想死!没这么容易!韩黛你给我听好,这一生,都别想逃离我的掌心,除非我死了!”

李琝志说时气呼呼地离去,打那以后再没来过韩黛屋中。

这一算来已有四年,这四年李琝志的疆域又扩大了几倍,从西北打到西南,将整个中国版图分割了三分之一,可谓独占一方。

自然人一红上门巴结的人也多,那些幕僚们给李琝志出谋划策,联姻的联姻,讨伐的讨伐,终究也不过是娶回几枚棋子。

韩黛暗笑,这一回不知是哪位将军要遭殃了?

正想着,张妈将炖好的莲子汤盛了碗给她,开口说:“听说这位新姨太是位烟花女子,也不知怎么的就迷上了!”

“人红是非多!经历的事多了,自然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体!”

韩黛接过碗启唇笑道。

正说着,长廊里有脚步声传来,主仆两人不禁屏气。

“这么晚了谁会来?”张妈开口道。

韩黛听着那声音像是皮靴发出来的,心不免怦怦直跳。

难道是他?这个时候不陪着新娘子,来她这荒院做什么?

韩黛无了胃口,见那脚步声已走至门口,熟悉的俊脸让她的心瞬间提紧。

韩黛心知李琝志来者不善,赶紧冲张妈说:“你先下去!”

张妈见是李琝志不免替韩黛担忧。

韩黛是张妈打小看着长大的,韩黛自小失了母亲,张妈于她相当于半个母亲,韩黛出嫁时,便让张妈跟着,本以为可以好好孝敬张妈,却不知竟让张妈跟着自己受苦。这些年心里不免有些愧意。

摊上危险的事,她自然不能拉着张妈。

张妈知她这个时候遣走自己,便是怕连累自己,不免更替她担心,嘴张翕着想多说一句,又见韩黛朝她一个劲示意,只好缄口。

“见过大帅!”张妈端着收拾好的碗勺朝屋外的李琝志唤了声。

李琝志哼了哼,摇摇晃晃进了屋。

赶上喜事,李琝志自然喝了不少酒,此时一张俊脸红俏俏的到比姑娘还靓,加上本就皮肤白晳,五官细腻,倒真有几分女人样,只是到底是军人,一身戎装在身,眉宇间又多了几分英气。

颀长的身影,在进屋后投下一道黑黑的长影。

韩黛不由身躯往后退了退,从桌毯下摸出那把准备了几年的匕首,偷偷藏在袖中。

李琝志随手合上门,响亮的关门声让韩黛心口直跳,握着匕首的手不免发抖。

她将袖口拢拢,让自己镇定些。

料想,他今天喝了不少酒,怕是昏头昏脑地走错了门,既然是天意,她岂能失过替父兄报仇的机会。

李琝志一步步朝她走来,两夹微红,一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迷离地望着她,见她一副急促不安地,不觉想起两人新婚时那晚。

她也是这样地望着自己。

“黛儿!”李琝志薄唇一勾,冲韩黛唤道。

韩黛勉强挤起一丝笑意应他:“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哈哈!我是你丈夫,你说我来做什么!”

李琝志瞅着她笑道。

韩黛心里发苦。

李琝志确实是她名义上的丈夫,只不过他们已有四年没再见面。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他,也就不用再恨他,就这样两相忘也挺好,她也不用再找他报仇。偏偏他今天又来找自己。

韩黛将手中的匕首紧了紧,想着只要他一靠近,就一刀结束他。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好几章的哈,喜欢的亲记得收藏评论打赏,不要让我一个人对着它吧!留个足迹让我看看!

免征税扫路车改装

东风国六抑尘车供货商

新乡市国六3方洒水车的用途

韭菜根新货供应

惠州市304彩色不锈钢管各种型号专注不锈钢源头工厂

图荆州优质七孔梅花管供应商

速冻食品冷藏式保鲜车

二手逆变器价格多少钱固德威逆变器价格多少钱

运城CPVC电力管可以热熔对接吗&

石龙数据线收购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