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柴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证书乱飞砖家横行假文物搅乱收藏市场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21:42 阅读: 来源:柴油机厂家

由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与深圳商报《文化广场》联合主办,深圳收藏协会、闪隽艺术中心协办的“盛世收藏”系列活动,10月14日下午在深圳青瓷博物馆举行了第二个沙龙,探讨的题目为“假文物和假专家”。

参加本次沙龙的嘉宾有古文物专家,有深圳收藏协会负责人,有历史文化研究者,有资深的收藏家。大家聚首于此,为业内这种久治不愈的顽疾“探病原、论征候、开药方”。

收藏沙龙14日下午在深圳青瓷博物馆举行。

巨额财富换回假货

吴克顺(玺宝楼楼主、深圳青瓷博物馆馆长)

人人都有收藏赝品的经历,只不过有人敢于面对,有人不敢面对。藏巨量假东西的大有人在,有的依然执迷不悟。浙江绍兴有一个私企的大老板,他有栋建筑,从一楼到七楼专门藏瓷器,足有上千件,没有一件是真的,谁来提醒他?广东陆丰有位老板的家,一到四楼全是瓷器,没有真品,谁能让他闭门思过?广州一个警察工作了一辈子,靠自己那点收入,到退休时就已经积攒了几千件瓷器,依然没有真东西,目前却还在往里收,谁能让他迷途知返?深圳一位藏家买东西花了几千万元,我领专家到他那里去看了,结论是没有真东西,他对自己的藏品半信半疑起来,开始有些醒悟,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的东西让北京的某位假专家给看了,还给开出了一些真品证书,他高兴极了,回过头来跟我说:“深圳的专家还是看不懂东西,人家北京的专家就懂,都说是对的,是真的!”

闪隽(闪隽艺术中心董事长)

我是搞当代中国画收藏的,上个月到北京天雅古玩城里面转了转,所卖的画作标着齐白石、黄胄、徐悲鸿名字的东西,尽是假货,要价也不便宜,这些假货的出售对象应该是那些不懂画的收藏者,我估计买假上当的人不在少数。这种风气正好也就和当代中国画的创作相适应了,例如最近某个著名的国际艺术双年展里面,好的、有灵性的、关爱性的、感动人的画作非常之少,收藏的浮躁和创作的浮躁正并行不悖。

媒体帮着说故事

郭学雷(深圳博物馆副馆长)

当下的收藏热不是好现象,文物收藏只能是小众的事情,只有小众、小圈子里的人才可以,因为普通大众不可能都有扎实深厚的文物知识功底,不可能都有那么丰厚的钱财来买一些自己几乎不懂的文物。对于目前这种收藏热,媒体的宣传不要过头,不要为了追求收视率而一味地渲染文物值多少多少钱,这种热向全民推广,容易把大众引入歧途。

某媒体最近热播英籍华人赵某的故事,说他是亿万富翁,捐赠藏品5万余件,价值超过8亿元。这么多的“宝物”,出自于赵某1981年到英国接受的遗产,遗产就是伦敦郊外一处巨大的庄园以及藏宝图。庄园是赵氏家族于80多年前购买的,赵按照藏宝图,费了好大周折,才在庄园的一个隐秘处找到了地窖的入口处,大大小小难以计数的木箱,塞满了地窖,他打开几只靠近门口生虫发霉的木箱,掀起稻草和棉花,里面全是古书画、陶瓷、玉器、铜器。这个故事讲得非常精彩,让人听来如痴如醉。

郭学雷说,媒体如此渲染,赵先生的东西到底怎么样?举个实际事例来验证吧,前不久,赵想把东西拿到香港展出,香港负责这方面工作的著名收藏家、敏求精舍主席葛师科先生看了文物的图录后,认为不可以,理由是这些东西不对。可是当葛先生看了内地某媒体的重点报道和推介后,就开始反思起自己来了“我是不是冤枉人家了”?于是葛先生专程去看了实物,回来后还是回绝了其在香港展览的要求。

专家如此走眼

杨思明(深圳收藏协会副会长):

北京某著名藏家,如今被媒体炒得炙手可热,我们到他的博物馆去看看,可靠的东西没有几件,但还一再地渲染自己怎样地捡漏儿,照此看来,这样的人起码在道德上有一定问题;据说此人现在如同医院的名医一样,给收藏者看东西,看一件300元,后面还排着长长的队伍;有人在电话里请他前去看东西,他的回应是“我的出场费30万元,如果同意,就跟我的经纪人联系”云云,我认为这一类现象、这类人的出现,都是媒体过度炒作的结果。

叶英挺(浙江处州青瓷博物馆馆长)

我讲两个“专家”把真东西看成假东西的例子:前几年,我的老家浙江省遂昌县公安干警抓了6个盗墓贼,现场的盗洞等等都拍了照,那里确实是古墓,收缴的也确实是古代文物,公安局当然不敢自行主张,就请浙江省的某权威机构给出鉴定,谁料专家的鉴定意见说那些文物是假的,结果真正的盗墓贼最后一个个地都给放了。还有一件事,浙江某房地产老板平生酷爱收藏,水平很不错,在收藏圈子里有些名声,后因为他生意上的融资失败而破产,不久患病死了,其家人在清理债务的时候,有些债就还不上了,而所藏的30多件价值不菲的文物倒可以作价抵债,法院就请某权威机构的专家出鉴定,鉴定结果实在出人意料,全部被判为假货。

假专家来深 忽悠出假国宝

韩昌晟(深圳收藏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最近这几个月,深圳出了个怪现象,来了两拨“专家团队”来深圳搞所谓的鉴定活动,到最后推出若干件“民间国宝”。这样的活动,既未通知深圳市文化局、文物局,也未知会深圳收藏协会,企业暗自搞的,所评出的“国宝”非驴非马、不伦不类,后来还搞了个‘民间宝物展’。”我去看过了,所谓的“宝物”几乎都是赝品,所请的“权威专家”尽是伪专家、假专家。这件事在深圳藏友间引起了极大的义愤,认为这是进一步搅乱深圳收藏市场,希望有关方面出面制止,维护收藏市场的正常秩序。

任志录(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所长)

这类“专家团队”很久以前就开始到深圳组团忽悠,已经引起了我们的高度关注。类似的事情年年都有,这次所谓的鉴定,开不开证书我们目前还不知道,我知道以前的一些活动都是开证书的,每件器物的证书收费上千元,已经有一些收藏者拿着所得到的假证书,到文物考古鉴定所来咨询;有的藏家甚至连假货带假证书一起买了过来,从而蒙受了巨大损失,有人损失达数百万元。

这些所谓的专家,迷失了自我,良知被金钱所玷污,有的根本不懂,而随便乱开证书;有的懂一些文物知识,却失却操守,把假的说成真的,真的说成假的,只为了证书方面的牟利。这些所谓的“专家”搞研究不细,搞鉴定又太不懂;有的人是研究文史的,甚至是搞考古的,但不是文物的研究者,更不是鉴定者。因为利益的驱动,他们游弋于全国各大城市,深圳当然是他们要猎取的目标。深圳藏家一定要保持警惕,有困难、有疑问多到政府常年开设的免费文物鉴定会上来,我们虽然不开具证书,但我们保证自己有雄厚的实力,我们能长期坦然地面对藏家,说真话、实话、老实话。

王乃栋(独立书画鉴定人)

我是搞书画鉴定的,就书画来说,书画赝品不但充斥市场,有的还鱼目混珠地进入官方收藏机构。不断地展览、出版、宣传,贻害正烈。古语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可如今的文物收藏却道不及魔,我们就算设定“道魔平衡”的目标,短期也难以实现,就算有了科学完备的法规条文,就算已有了关于文物的公正合理的执行程序,但在鉴定能力不足的前提下,打假和防假依旧无济于事。拿深圳来说,目前有水平不错的专家鉴定队伍,那么不妨先成立一个“文物鉴定研究院”,为市民工作、设堂授徒,最终要把这个城市的文物鉴定水平大幅度提高,再配合严格法规条文、公正合理的执行程序,整顿市场秩序、打假防假才可以走向正轨。

面料

库存照明器材

电子智能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