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柴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朱海斌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是关键

发布时间:2021-02-22 16:48:45 阅读: 来源:柴油机厂家

朱海斌:中国经济结构性改革是关键

主持人:今天我们首席看市请到的嘉宾是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博士,为我们展望下半年中国经济的走向.朱博士您好,我们注意到靠“微刺激”的功效,二季度的经济增速出现了明显的回升,那么如果展望一下下半年的话,您感觉这种微调的政策取向是不是会延续下去,会以什么样的措施体现出来的可能性比较大?  摩根大通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二季度经济出现明显的一个反弹,如果说从环比的经济增速来看,一季度是6%,二季度回到8%,而且在经济结构性的一些指标,也出现了一些改善.另外我们看就业和通胀,都仍然处在一个合理的区间。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们看下半年基本会维持二季度政策的取向。具体来说,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定向,第二个是微调,第三个是结构性改革。定向,也就是说我们在二季度看到政府用财政跟信贷措施,支持一些特定的领域,比如像基建,保障房,小微企业,这些措施仍然会在下半年持续.那么微调,主要指在财政和货币政策上,可能并不会出现明显的放松,但是会通过一些工具的创新,通过一些政策传导机制的改善,来维持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持。第三个重点在我们谈的结构性改革的领域,尤其像简政放权,开放民间资本投资,减轻企业税费负担方面,下半年可能在政策的执行上,会进一步加大力度。

主持人:我们关注到6月份在财政和货币领域,都出现了明显的宽松迹象,尽管说这种外部的基本表态并没有变,但是这种宽松的基调,确实在实质操作当中,给人一种暖意.您感觉这种基调是否会延续到下半年呢?  朱海斌:我们从数字来看,6月份财政支出较去年同期增长了26%,另外在货币政策方面,我们看信贷,社会融资规模总额接近2万亿,那这两个指标从下半年看,基本上是一个不可持续的.我们认为从全年来看,财政政策,财政赤字的目标,并不会有明显的上升.两会期间通过1.35万亿财政赤字目标,基本上还是会保持。从信贷政策来看,全年社会融资规模总额我们估计大概会达到18.5万亿.从信贷增速来看,仍然低于去年,但跟二季度基本上持平。那下半年财政货币政策的执行,更重要的一环,是怎么样提高这个政策的执行效率.比如说, 从财政政策方面来看,你怎么样把这个钱花到刀刃上,怎么样提高这个财政的支出效率.同样,我们在货币政策方面,解读最近的政策调整,重点更多是怎么样减轻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这个可以通过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减少资金套利的行为,也可以通过一些定向的支持,给实体经济更多的给予一些信贷支持。所以从总体来看,6月份的财政支出和信贷增长基本上不可持续,但是从政策的效率来看,应该还是一个相对会维持一个比较宽松的稳增长的环境。  主持人:刚才你谈到,目前下半年可能实现目标的手段,是通过提高政策效率,那您感觉实现目标的条件,综合因素是什么样的?  朱海斌:如果说我们简单地追求一个7.5%的数字目标的话,应该说中国仍然有很多的政策工具,可以达到这个7.5%.比如说通过财政扩大赤字支出,比如通过货币政策放水,如果在这种条件达到7.5%目标的话,应该说对我们中长期经济结构改革,反而是一个不利的结果。那反过来看,如果说我们要同时追求经济增速和经济增长的质量,应该说全年达到7.5%目标仍然有相当大的难度。从技术性的角度来看,因为我们去年2013年经济走势是前低后高,就是三四季度经济增速非常强,所以下半年要保持7.5%的话,对经济增长的要求还是比较高,另外,如果我们要达到7.5%的目标,关键在于我们目前推行一些结构性的改革,到底在具体执行上,是不是能够落到实处。比如说像简政放权,开放民间资本投资,如果这个能够真正做到实处的话,就民间资本这块,能够上来的话,应该说全年7.5%还是有很大的可能性。但是如果说改革的力度并不像我们预期的那么强,或者在执行上仍然有一些阻挠的话,全年达到7.5%这个目标应该说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那您能不能给我们再具体描述一下,下半年支持经济增长的正面因素主要有哪些?  朱海斌:从下半年的影响经济增长的一些关键因素来看,我认为其实还是有一些正面的因素支持我们经济会进一步稳定地增长,首先,如果我们看全球经济表现的话,我们预计发达国家在下半年经济会有明显的提升,上半年发达国家平均增速在1%以下,下半年我们预期会到2.5%左右,这意味着全球的最终需求可能会出现明显的好转,对中国出口来说,这是一个利好的消息,我们预计在下半年中国出口可能会进一步加速,第二,我们在二季度以来开始出台一些稳增长的措施,包括像基础设施,保障房,服务业和小微企业方面的一些政策的支持,在下半年这个政策的效应仍然会进一步地显示出来。第三,如果我们看一下整个现在目前经济结构的话,经济结构现在目前下行的压力,其实主要也来自于一些传统的制造业,但是从服务业来看,上半年服务业的增长速度是8%,相对来说,它的增长是比较稳定的。服务业的稳定增长为我们全年经济增长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稳定器。所以这是我们认为支持中国下半年经济增长三个主要的动力。  主持人:服务业在中国经济结构占比当中,还是比较小的.那么是不是对中国经济内升增长的这种动力,也就是自身的这种动力,现在还有一定的担忧吗?  朱海斌:对,从中国经济结构来看,服务业从去年开始,其实已经超过了制造业。从经济增长或者就业的角度来看,服务业的稳定增长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当然从内需方面来看,如果我们看一下制造业,目前几个大块里头,基础设施投资受益于我们稳增长措施在最近二季度表现非常强劲,但是另外两大块,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投资,在今年以来都出现了明显的下行。所以从下半年来看,制造业跟房地产行业的调整,应该说影响中国经济下行的两个最大的风险。  主持人:房地产可能是下半年影响经济一个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因素,能不能具体给我们梳理一下,您认为可能会负面影响中国经济下半年的这种因素究竟会有哪些?  朱海斌:从房地产对经济影响来看的话,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一个对于金融市场的影响,另外一个对于宏观经济的影响。我们一个基本看法是,从近期看的话,可能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会更大一些。具体表现在房地产投资明显的下滑,我们知道去年的房地产投资是20%增速,到最近几个月已经跌落到11%-12%左右,这个对于整个经济的影响是相当大的,而且也对我们如何通过结构性改革在其他领域寻找一些新的经济增长点提出了更大的压力。从这一轮房地产市场调整来看,如果看一些具体的指标,比如像新开工面积,销售,土地出让收入,都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从调整周期来看,我们看今年调整跟2012上半年在某种程度上有一些相似,都是处于一个基本面供大于求情况下出现的市场调整,但是我们认为这次调整,可能会比12年持续的时间更长,可能不是两三个季度,而是在未来的一两年。理由有两个。第一,如果我们看整个供需对比的话,2012年的供大于求更多的是一个区域性的问题,尤其是在一些房价很高或者房价上升很快的地区供应上升过快。但目前这一轮供大于求基本上是一个全国性的现象。所以供大于求从广度来看,要超过2012年。第二,从政策的走向来看,我们知道2012年楼市调整在中间停止,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在2012年年中,央行放松了货币政策,包括降息降准和信贷增速。同样的货币政策放宽,从今年判断来看,出现的可能性并不大。我们可能倾向于通过房地产市场本身自己的调整,再加上一些房地产政策的调整(比如限购政策的退出).也就是说,没有类似2012年的政策转向来支持房地产市场回暖。所以这一轮房地产市场调整周期可能会超出前几轮。  主持人:刚才你也谈到中国经济下半年,有乐观因素也有明显的不确定性,那么您能不能综合自己的研究,对下半年以及未来一两年,中国在宏观政策上的取向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朱海斌:我想主要的几个建议,第一个就是我们刚才也提到,就是关于今年GDP7.5%的经济增长目标,我们不应该过度聚焦于这个数字本身,而更应该关注GDP增长的质量。所以要避免在7.5%驱动下出台一些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或放松货币信贷政策。这是我们第一个建议。第二个建议,从经济增长一个中长期的角度来看,我们增长的关键应该来自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如果我们分析一下经济增长的几个主要动力,人口红利在未来几年基本上会逐渐缩小,最近几年增长依赖的高投资的模式可能在未来几年也要慢慢地去修复。余下的,如果要维持中高速经济增长, 增长必然来自于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我们最近做过一个分析,在08,09年以后,中国经济劳动生产率出现了明显的下滑。这是我们在未来几年需要重点解决的。联系到我们最近在讨论的一些政策来看,和提高劳动生产率相关的主要有几点。一是简政放权,开放民间资本投资,允许市场公平竞争。如何把这些落到实处很关键。第二,减轻企业税费负担。企业税费过重的话,会影响企业的投资,也进一步影响消费和经济的增长。第三,我们建议尽快加快价格体制的改革,比如说资源性产品价格的改革,也包括像金融产品,像利率和汇率方面的价格改革。只有理顺了这些价格机制,才会给我们供给端提高劳动生产效率的其它改革提供一个更好的大环境。

尚浩宇教育

尚浩宇教育官网

尚浩宇教育怎么样

浩宇教育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