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柴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有行国家持股比例太高刘士余称改革势在必行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2:31 阅读: 来源:柴油机厂家

史进峰;王冠

中国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有望在未来十年完成。

3月18日,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公开表示,“如果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不发生类似本轮金融危机的逆转,我们未来十年肯定在自觉和不自觉的发展当中完成两项改革。”

刘士余是在首届诺贝尔经济学家中国峰会上发表这一观点。他认为,2003年以来,中国金融改革基本上是两条线,“一是重组再造微观金融基础”,也就是说,把金融机构办成真正的金融机构;另一个“就是大力发展金融市场,鼓励金融创新”。

除了两率市场化,刘士余谈及中国金融改革的发展方向时指出,未来十年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人民币跨境使用也有望完成。

银行股权多元化改革方向

“当时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是谢平,中国银行股东发起大会的时候,会场记录显示,他主持会议说,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大会现在开始,然后表决章程通过,也是他自己举手,因为他是唯一的股东。”

时隔十年后,刘士余回忆国有银行股改往事时称,2003年陷入技术性破产的中行建行率先股改,哪怕寻找五个发起人也是件很困难的事。

“当时建行股东制发起的时候,我们找五个发起人是非常费劲的。”刘士余回忆。这就有了中行股改时,中行由中央汇金公司独家发起,时任汇金公司总经理谢平自己举手,自己表决的场面。

刘士余旧话重提,意在指向当年闹得沸沸扬扬的国有银行改革“贱卖论”争议——“如果我们把这段历史割裂开来,评价高盛投资中国工商银行的退出,我们就走进了改制的误区,这样对未来十年的判断就产生了非理性干扰。”

刘的讲话有两层含义:一是国有银行股改过程中,有关引进境外战略投资者“贱卖”国有股的指责,违背历史实际情况;更重要的是,刘士余认为,未来十年,国有银行股权多元化、市场化改革势在必行。

“我们认为基于国有资本提高利用效率的原因,可能不应当在国有银行保持这么高的比例,要退出的话,可能要面临相当一部分压力。”刘士余说。

从2003年始,中国金融改革的一条主线便是重组再造微观金融基础,即把金融机构办成真正的金融机构。而下一个十年,国有银行国家持股高比例格局将会发生革命性变化。

“我想,未来十年还是立足于开放市场的体系建设,要把中国金融体制改革推到一个更高的阶段,现在国家持股比例还是太高,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还远远没有达到真正的公司治理的境界。”

这恰是刘士余重提“贱卖论”的真正用意所在。用他的话说,“如果站在今天对未来十年中国金融改革和发展还有一个理性判断和选择的话,我们过去这一段争议是值得警示和不能忘怀的。”

刘士余认为,下一个十年,中国银行业必须发展新的民营为主导的中小银行体系。

在刘士余看来,中国银行已经多元化,特别是大中小银行体系的建设已经达到初期的一定阶段,银行的层次很清楚,银行的股权也完全市场化,下一步就要增加更多的小微银行。

不过,以史为鉴,刘士余认为,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中国倒闭了一大批中小金融机构,比如信托投资公司、城市信用社、农村信用社、典当行、农村合作基金会。“这段历史虽然是15年前的事,但对我们今天加快发展民营金融机构,发展中小银行仍然有很多教训和启示。”

5年1.66万亿银行资本缺口

过去十年,金融改革的另一条主线便是中国资本市场跨越式发展。

3月18日,在央行系统主管金融稳定的刘士余以当下的铁道部改革举例,在他看来,从金融市场的反应看,铁道部撤销相比十五年前设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时已完全不同。

“铁道部2.6万亿负债当中,大概1.4万亿是银行贷款,7500亿是铁道部发行的债券,债券不仅仅是银行持有。而银行持有公司类的债券,已经从2002-2003年大概70%左右现在降低到48%,债券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已经达到11000多家,银行力量占40%。”刘士余介绍。

他说,中国金融行业目前面临非常大的挑战,仍然是支撑这个经济体系运行的主要还是靠间接融资;未来无论是节能减排、结构调整还是淘汰落后产能,银行都有可能付出相当的财务成本”。

“从金融业本身来讲,现在问题是,银行贷款的持续增长已经导致了商业银行在资本市场的融资对其他实体经济可能会产生溢出效应。”刘士余一针见血指出。

“过去五年为了维持经济的增长,银行贷款的增长,已经占用新的资本1.33万亿,未来五年从核心资本到附属资本,可能还得补充1.66万亿。”刘士余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

“说银行贷款增长和资本的补充,基本上类似于水多加面,面多加水的关系,这本身也是不可持续的。”在刘士余看来,唯一的出路和办法就是大力发展资产证券化,把银行的表内资产,通过资产证券化转到更多的市场投资者。

此外,刘士余还谈到影子银行风险,他称,目前影子银行资金已经进入房地产、落后产能,或者一些资质状况不佳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刘士余担心,“这可能会产生比较大的风险。因为影子银行的产品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有可能会产生跨市场的风险。”

“下一步,再加上金融业综合经营的往后推进,迫切需要‘一行三会’加上国家外汇管理局,还有财政部这些部门之间,真正建立起分工清晰,规则明晰,协调信息共享的机制。”刘士余说。

银屑病治疗困难吗鹤岗专家告诉你

白癜风用308激光能治好么

秋季白癜风患者该如何治疗

武汉尿痛尿急或是前列腺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