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柴油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航系统多名高官落马多与航线时刻审批有关服装

发布时间:2019-09-21 04:02:17 阅读: 来源:柴油机厂家

民航系统多名高官落马 多与航线时刻审批有关

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总经理、董事长李培英因受贿2661万余元,贪污8250万元,涉案金额达1.09亿元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对于中国民航来说,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暴已然降临。2009年底至今,已先后有多位民航高官要员落马,包括民航局原副局长宇仁录、民航局华北局原局长黄登科、首都机场原董事长张志忠、发改委民航处原处长匡新等。这些人腐败案发,大半与“航线时刻”审批有关。2010年,最猛烈反腐风暴降临民航系统之际,民航权力寻租,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灰色内幕?

首都机场原董事长被刑拘

2010年3月17日,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发布公告:“张志忠因已届退休年龄,已辞去执行董事和董事长职务,自2010年3月16日起生效。”董事会同时宣布,任命董志毅为董事长,任期自2010年3月16日起至第四届董事会届满。

突然去职,张志忠被外界普遍猜测是“犯事了”。但由于张志忠本人平日行事低调,消息甫一传出,众多业内人士并不相信真有此事。因为按照正常的程序,张志忠任满到期的时间应该是今年年底股东周年大会召开之时。

6月3日,媒体爆出张志忠因涉嫌经济问题已被刑事拘留的消息,无疑给京城闷热的天气又增加了一分热度。

张志忠是山西人,先后担任民航总局国际司副司长、国航副总裁、民航总局运输司司长、规划财务司司长等职。在任职国航期间,张志忠还曾担任国航巴黎办事处总经理,在巴黎工作多年,同行评价他“颇具国际眼光,为人比较耿直,有意见敢于表达”。

2007年1月26日起,张志忠接替李培英出任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总经理。同年6月,李培英被“双规”。李培英因受贿2661万余元,贪污8250万元,涉案金额达1.09亿元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09年8月7日,李培英被执行死刑,成为民航系统首个获极刑高官。

“包机女王”供出十年前旧案

依靠包机业务成为富豪的,就有号称“雅宝路四大天王”之一的“包机女王”魏景波。当时让魏景波在雅宝路“呼风唤雨”的,是一家名为联洲国际物流公司(下称“联洲国际”)的企业。一些老资格的“雅宝人”,都依稀记得这样一家企业。这家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便是当年还未满30岁的魏景波。彼时,联洲国际是雅宝货运包机的龙头企业。

张志忠在1996年2月至2003年3月期间担任民航局运输司长一职,其中恰好负责对公共航空运输企业及其航线航班实施经营许可管理。

张志忠任职司长的7年中,他是以魏景波为代表的雅宝路商人眼中的关键人物。世纪之交时,因申请航权,魏景波与后来成为首都机场董事长的张志忠密切联系。

“那个时候,中国的飞机飞到俄罗斯过海关很麻烦,但如果是俄方包机往往会被灰色清关。”一位在民航业浸淫多年的人士告诉记者,只要手里有飞机,大批的货主会蜂拥而来。

有货、有飞机,魏景波只需要打通最后一道阻碍就可以畅通无阻——这就是航线经营权和航班时刻,而这些资源恰恰掌握在当时任职民航局运输司的张志忠手中。而魏景波做的,就是这个生意。

来自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消息称,张志忠案发缘于10年前的“一张银行卡”。多位民航业内人士也称,张志忠是由魏景波供出,直接导火索却是十几年前的俄罗斯货运包机航线,涉贿金额30万美元。

南航审计揭开民航寻租灰色生态链

对于张志忠的被抓,外界普遍猜测与两个人有关系:一个是原中国民航局华北局原局长黄登科,另外一个是民航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宇仁录。这两个人一前一后在两个月内分别被捕。

2010年6月12日,最高检察院主管的正义网报道称,黄登科案目前已侦查完毕,是一系列腐败案的关键性突破点。连续两位董事长落案的首都机场并非此次反腐的唯一重灾区,一场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暴,降临民航系统。

6月9日,总部位于广州的南航集团7名中高层管理人员在办公室被湖南省检察院办案人员带走。涉案人员中,包括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航)总工程师张和平。

至此,从2009年底迄今的半年内,除张志忠、黄登科、张和平外,国家发改委交通运输司民航处原处长匡新、民航局原副局长宇仁录及首都机场原常务副总经理黄刚已于2009年底涉案被查。

6月12日,南方航空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10年6月11日以董事通讯、签字同意方式,审议通过免去张和平公司总工程师的职务。虽然公告中并没有公布张和平被免职的具体原因,但多位南航人士向记者证实,张和平由于被牵连去年年底浮出水面的黄登科航线审批案,已经被检察院带走调查。

南航方面的知情人士透露,南航的7名中层是分别被三地的检察院带走的,原因应该都与黄登科和庞汉章两个名字有关。

2009年11月23日,黄登科被免去已担任了6年的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局局长职务,转任中国民用航空局离退休干部局局长。一周之后,他的新职务也被免去,与湛江经济技术开发区日美航空旅游包机有限公司总经理庞汉章相继接受调查。

而早在广州民航工作时,黄登科就与庞汉章相识,之后黄登科被调往民航华北局,庞汉章也逐渐转战北京。

多位业内人士称,庞汉章通过黄登科,可以更轻易获得后者掌握的首都机场始发航线航班时刻,再利用这些航线航班时刻为筹码,寻求与航空公司进行“包机”合作。

多位民航业资深人士先后向记者证实,张志忠、黄登科及南航窝案均案发“航线时刻”审批,缘自审计署在审计南航时发现的一笔金额惊人的“航权协调费”。这笔“航权协调费”先是将两位神通广大、出入数十条航线的“能人”庞汉章和魏景波卷入调查。随后,又由庞、魏分别供出背后掌握“航线时刻”命脉的原民航华北局局长黄登科和首都机场董事长张志忠。

民航寻租灰色生态系统由此揭开一角。在业务链纷繁复杂的航空业,南航目前所经历的并不是特例,过于稀缺的航线资源和过于集中的时刻审批,正在制造一个个权力寻租的黑洞。 (综合新华网,检察日报)

河北清河羊绒展开挺进高端路线图畜牧

网传一名女子怀孕后长高了2厘米专家长高不可能

男子吃饭时声音太大遭打腿部骨折现金被抢走